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295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评论区] 诗警涂运桥印象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4-9-16 2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
心中有诗不觉寒
采写:记者 夏凯 特邀记者 王江霞

    初识涂运桥,是在网上。新浪博客“楚成的BLOG”里,粉丝们针对其诗词的好评和留言不绝于耳。听闻涂运桥是一名基层民警,竟著有如此激昂文字,倍感好奇,便有了这次采访之行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一名普通的马路交警

    中等身材,清瘦脸庞,双眼明亮有神。他就是涂运桥,一名地地道道的马路交警。只有跟他面对面交流,才会想起他的另一个名字,叫楚成,是个蜚声诗坛的文人。
    走进他家里,最打眼的是琳琅满目的诗词类书籍,椅子上,窗台上,餐桌上,床上,堆积如山,将几样简陋的家居遮得严严实实。屋内光线较暗,记者想要开灯,他抱歉地说客厅的吊灯坏了,没来得及修。事实上坏了的不只是吊灯,还有卫生间的锁。
    他说他从小立志当画家,没想到穿上了警服。但他从不后悔,是公安工作给他带来了今天诗坛上的成就。每天执勤回来后,他最喜欢做的事情除了写诗,就是看书,练字画,篆刻。他对写作条件一点也不讲究,灵感来了,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就写,身边没有纸和笔就先用手机记下来,事后再推敲修改。诗成后,第一个读者往往是儿子,他让儿子背下来,他在旁边听,听韵律和用词是否妥当。日久天长,儿子也成了“小才子”。去年,11岁的儿子一举夺得“楚才杯”一等奖。
    出名后的涂运桥经常接到各地来函,邀请他参加笔会、研讨会、艺术作品展览等活动。地方杂志社纷纷给他寄来刊物。采访过程中,恰逢小区门卫送来了两封信件,一封来自温州鹿城诗社,另一封来自湖北赤壁诗词楹联学会。他说做交警很忙,忙的没办法参加这些活动。
    穿上警服,系上“五件套”,摩托车上的诗人涂运桥交警味十足。他的工作的确很忙。记者亲眼见他驾车在和平大道上行驶不到半个小时,便处理了三件事。一件是货车超载,一件是群众问路,一件是一位市民因病摔成重伤倒在路边。“有些事情本来和交警无关,但是不管不行,群众只认警服,不认警种。”他说。


                写诗的时候,“我就是太阳”

    谈起写作历程,涂运桥说,他刚开始也不太懂诗,只知道那些诗行可以抒发内心的某些情感,因此最初的诗作都是些不成体的情绪宣泄,写到哪算哪,内容以愁、怨、苦居多。后来,他把自己的本职工作与诗词创作结合在一起,写自己熟悉的公安工作场景和生活感悟,没想到开创了诗词的“公安流派”。
    2004年,他以一首气吞山河的《临江仙·夜巡》一炮打响,在网络上广为流传,从此在公安词的创作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。如今。“楚成公安词”已屡见《诗刊》、《词刊》、《中华诗词》、《当代诗词》等各大报刊杂志,引起了社会名界的关注。国内一些知名的画家、书法家纷纷拿他的公安词作字画。
    低调为人高调为诗,这是他的生活座右铭。他说他作诗的时候,思维驰骋万里,胸襟容纳百川,像个伟人。“写诗的时候我就是太阳。”他推崇豪放派代表人物苏轼、辛弃疾的诗词,这类诗词风格大气磅礴,壮怀激烈,更能反映警察生活和精神风貌。
    翻开《楚成诗词集》,随意撷取几行,不禁为之所憾:
   “莫道公安无点墨。笔尖亦可筑长城”,抒发的是一种公安战士能文能武的气魄。
   “何日平安无警事,不辞长作读书人”,把诗人渴望社会安宁的心志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   “警灯初谢晨光现,一夜双亲犹倚门”,好一幅家国情怀的感人画面……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平生最自豪三件事

    如今的涂运桥荣誉加身;中华诗词奖,当代诗词佳作奖,《长江文艺》完美杯奖,全军首届军旅诗词研讨会特邀嘉宾,作品入选大学教材,入围鲁迅文学奖,等等。2010年,公安部专门为他在东湖之滨举办了诗词研讨会。面对雪花般飞来的荣誉,他显得很淡定。他说已经习惯了平淡简朴的生活,荣誉的最大好处是能够激励他继续创作。
    细数起来,有三件事令他最自豪。
    第一件事是登上武汉大学人文馆的讲台。从2006年开始,每年“江城五月落梅花”之际,他应武汉大学团委邀请,上台与武大师生交流诗词创作和传统文化。这件事令他儿子很自豪,他儿子常在同学面前“晒爹”。他自豪是因为他儿子自豪。
    第二件事是2010年获得《诗刊》大奖。《诗刊》在诗词领域的地位非同反响,因为这个奖项,他荣膺江苏昆山“张浦镇荣誉镇民”。他自豪是因为这个奖项是诗坛最真最重的荣誉。
    第三件事是参加2009年公安部春节联欢晚会。那年公安部专门发函到他单位,点名邀请他赴会。作为一名来自武汉的基层民警,他与中央、部领导同场看完了演出。他自豪是因为这次春晚使他知道,他的公安诗词得到了公安部的认可。
    采访结束后,外面起风了。冬天室外的温度很低,路上的行人都将脖子缩进衣领里。涂运桥挥了挥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,说了声再见,一脸的笑意,暖暖的。看着他风中单薄的身子,突然悟到:他其实不冷,因为心中有诗。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载《武汉警察》2012年春季卷暨总第一期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《唐诗宋词》网站 ( 苏-ICP-05018060   繁體中文 |

GMT+8, 2019-8-23 02:05 , Processed in 0.11731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