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044|回复: 7
收起左侧

[曲] 折梅詞甲槀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15 09:36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-29 12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分享到:
    本帖最后由 鬼書生 于 2012-10-20 13:08 编辑

    朱序

    折梅詞一卷,江東陳君思蓋取經年所作手自訂之,存者概十不足一。其風格體制出入兩宋諸家之間,騷人雅韻,而文采斐然,才情蘊藉,斯幽人襟抱,特以古人之手出之也。余念今世為詞者,攘攘熙熙,蔚為大觀;復有學院網路諸派,一時繁榮。然果能沉醉其中,獨領況味者,都幾何哉。而如陳君少年風流耽此末技之學者,又幾何哉。余與陳君相交有日,今囑為序,感而成此,正藉與君相勉耳。己丑七月朱建波誌於瑣煙閣



    劉序

    江東散人陳思蓋折梅詞成,屬予作序。予習詩日久,詞道未精。然與散人交情不薄,亦知其襟抱也。古人著作,散佚甚多。「藏諸名山,傳之其人」,史遷有厚望焉。輯録之功,歷代有人,及至今世,網絡爲盛。柳堂録《晚晴簃詩匯》等集,厥功至偉;鳯竹録《李義山詩集注》諸書,功德無量;非煙、蘇小隱、疏狂一蟹皆已積沙成塔,誠可敬也。今散人以一人之力録古騷人詞,已成數十家,曰:「欲盡録清詞。」其言不妄。是夜,秌雨漸止,促織微細,李賀嘗驚心於桐風,我輩寧不有所爲乎?時己丑七月初三清河劉洪瑋拜譔於敢學齋


    憶謠詞
    東甌 陳思蓋 夢渠 撰
    甲稾
    自序
    不在憔悴中而生,必將憔悴中而亡。昔項蓮生言:“生幼有愁癖,故其情艷而苦。”吾亦如是焉。夫詞者,意內而言外也。觀古今之詞,有學人之詞,有才人之詞,有詞人之詞。詞人之詞者,必以心血而結之。其每吟一闕,必將勞心勞力以至。情之為何物,可傷人絕人滅人毀人之本性者。或曰:情之一字,可稱執子之手與子攜老耳。紅豆相思,豈定能發芽乎。然詞人不知淒苦又何以為詞?壬辰仲秋。
    霜花腴 秋日多悲,舊遊如夢,尋芳倦矣
    夕陽盡處,嚮晚來、飄蓬正染清寒。天淡谿雲,冷花霜艸,憐它此樣湖山。背手斜欄。又幾多、新雨初殘。記年前、病入愁腸,瘦來秋色已三番。  休問天涯何處,賸芳菲倦眼,別賦應難。煙色蒼涼,閒階如舊,西風到此能還。夢醒酒殘。渺滄波、寒暑人間。彊登臨、漫浣征衫,斷鴻明日看。
    生查子 寄遠
    念我看花開,花落何其急。將花付郵筒,寄與君消息。  君得吾花簽,知否吾心跡。異日見君時,折花自悲戚。
    滿庭芳 用蔣鹿潭韻
    秋盡江南,黃花過了,西風吹上平湖。煙波欲漲,畫舸棹葭蒲。此際爲誰凝竚,憑欄處,空自嗟呼。傷心久,眼前夢裏,都是影疎疏。  愁餘。人漸瘦,淒涼底事,飛去雙鳧。又一番令節,到我閒廬。惆悵天涯消息,便人問,不寄江鱸。斜陽下,繁華無跡,燈與月同孤。
    減蘭 遇見
    多年以後,與我街隅重邂逅。你著紅裳,背影依然眸底涼。  路燈流轉,記否那年青紙傘。有雨成灰,冷到人潮天色微。
    掃花遊 題瑣煙閣
    橫陳寶鴨,向話雨園前,小樓人坐。弄閒社課。爲朝雲按曲,倩誰吹破。數徧箋書,也與流鶯相和。霜風裹。怕歸來鴈程,錦字消火。  或是談因果。記那日情懷,芳心已墮。手持一朵。看茫茫天地,野煙低鎖。黯淡青衫,又把孤愁於我。嘆些個。捲紗簾,有時光過。
    桂殿秋
    情已往,恨終難。白雲千里是臨安。臨安女已他人婦,使我思之淚也殘。
    菩薩蠻
    江南晴晚桃紅淺。流光雨綻青花傘。閒坐不梳頭。有人無限愁。  浮雲千萬疊。竹外風吹裂。艸長燕初還。尋春春可憐。
    秋波媚
    春到梧桐小樓寒。閒坐對欄杆。一行春燕,一場春雨,芳艸如氈。  青楓簾外流光逝,高桺過風殘。尋春陌上,遲來青傘,櫻紫班班。
    點絳唇
    雨籟遙空,絲絲不斷頻吹打。簷煙如畫。風過鴛鴦瓦。  孤枕愁長,無計消閒也。窗縫下。垂簾捲罷。坐到深深夜。
    桃花落 等車
    行至江南看月牙,一街燈火滿公車。站臺那夜人消瘦,站口當時塵似花。  別恨休將紅淚掩,心期應許隔天涯。薄衫獨嚮寒風裏,可是寒風無處家。
    甘州 清明
    恨東風不解斷腸人,樽酒向天涯。正楊花褪粉,斜陽勻晚,化作鉛華。二十年來暮雨,終夕破窗紗。眼底香波豔,猶染青沙。  長歎荏苒春色,看陌頭春水,合伴金霞。怕窺簾身世,可似舊時花?又輕換、故園芳艸,盡吹殘、檢點付琵琶。清明近、更欄杆處,一片囘鴉。
    渡江雲 書《海綃詞》後
    尊前餘短夢,漫吟花信,去國更勞商。酒醒無有月,過眼車塵,桑海費思量。情懷銷盡,卻東風、避我疎香。空自憐、行雲烏雀,寂寞對愁鄉。  堪傷。十年遊歷,幾處江川,賸青衫何況。終不似、透簾笳淚,一片荒涼。沈沈圖畫天涯老,怕辜他、容易斜陽。今後約、黃昏碎雨成行。
    浣谿沙
    隔雨微風天正涼。屏樓私語落江塘。背人花謝十分香。  雲影已遮牆外道,鴈書不識舊雕樑。城低山遠褪斜陽。
    浣谿沙
    落盡梨花燈又搖。相思未卜隔天遙。別情人在謝娘橋。  月淡西樓催病酒,風吹薄袂捲生綃。真珠簾外五更潮。
    水調歌頭
    吾有琹秋籟,八面接荒冥。撫時江闊雲外,千古冷光青。天地一翻鷗鷺,夢裏三生枯骨,相視竟悲鳴。忽在夢之外,一月一寒星。西山鐵,南山木,北山靈。滄桑有跡,不意習盡老莊經。拍手積成山鬼,往者有如風小,漫道不畱情。萬里乾坤大,大象自無形。
    金縷曲 於洞頭隨船出海
    我夢天之北。看從頭、東西雲自,一空澄碧。萬水千潮吹成海,寄我滄波煙舶。柁樓上、赤烏初魄。不獨側身空如洗,令大風長嘯澹然襲。滾滾下,人何極。  蒼冥斗大通途溺。七尺軀、養成病酒,積成詩癖。世味茫茫難爲事,便把肝腸都滌。海平綫、悠悠無跡。袖手神州三十載,道男兒自古誰堪惜。惜我者,魚蝦客。
    浣谿沙慰落落
    親摘茅莓薦酒尊。玉簾帳外日初昏。恨無桃李發重門。冷眼世間悲喜事,相思夢裏了無痕。人生離合不堪論。
    浣谿沙寄花花,因颱風所阻,不赴
    萬里人間萬里沙。長風相趗阻行車。百年消受是生涯。烈雨未妨江浙路,流波不見故人家。且拈詞句付琵琶。
    浣谿沙 夜間小坐,突生於想,賦此以代
    消盡年華老去身。李斯溷鼠向誰陳。蒼茫世相易銷魂。  病枕空尋胡蝶夢,歌樓慵唱漢宮春。有人居處即紅塵。
    桺梢青 白露
    蘆艸萋萋。一秋在望,可是清谿。關外笳風,江南霜月,都入煙低。  佳人一夜悲淒。閣樓上、賸有烏栖。漸宿香車,將喧城坻,總付雲西。
    女冠子 八月兩首
    十四今夕,剛好我生之日,仲秋時。攜酒臨圓月,裁箋畫竹枝。  相思誰作伴,寂寂了無依。寄語月中兔,許人知。
    廿八那夕,正是秋文生日,斷腸時。打起沾花葉,飛過蒲桺枝。  一時成蝶蝶,再見更依依。一半煙和雨,沒人知。
    無悶
    蘆葉西風,吹過柁門,香到家山眼底。正月上遙峰,火星垂地。涼逼荒城野澗,尚寥落、疎煙孤燈裏。數枝蒲桺,傷秋瘦影,暮蛩聲起。  憔悴。這次第。縱解得飄零,慣成眉意。且背手單衫,小窗猶倚。還記紅衣翠袖,最無賴、相思隨流水。屬鴈子,峭冷空江,莫向大旗潮尾。
    滿江紅 淡淡生日有寄
    卿本桃花,應嫁與東風作客。無端卻、軟紅埋骨,西風獨立。小劫紅塵千萬丈,而今要許婁羅歷。更休管、有箇怨三三,渾非昔。  前生合,遭天謫。三十載,空牽役。女兒身,修得幾囘憐惜。妒殺鶯鶯無媚骨,來聽絃上相思擇。願阿儂、莫負好年華,傷頭白。
    水龍吟 瓊花(朝韓交火,以詞記之)
    江南一片飛花,尋香還上瓊花觀。劫來烽火,景炎舊事,天涯星散。生小幽閒,容于茉莉,爲誰隕亂。道有情此物,無情何故,渾不解,刀兵怨。  囘首當年歌館。都分付、淒涼夢斷。舞衫七二,看花樂死,隋都宮苑。猶伴芳魂,從頭說與,景風暗換。念荒燐雨過,殉英無地,倚斜欄看。
    聲聲慢 幾日大雨不止
    重門未掩,冷雨吹殘,疎疏打碎簷聲。病起簾櫳,畫樓遞入風聲。樓外人潮如悄,漫長街、暗起車聲。浮世底,看燈火城市,處處歌聲。  囘首傷秋倦客,記十年心跡,慚對鈴聲。窗角干雲,也應驚到蛩聲。今宵燈紅數徧,伴羇愁、更怯琹聲。且夢醒,到江南、曉斷秋聲。
    鳳凰臺上憶吹簫 聽郁庵師女公子彈琹
    凍樹嗁秋,夕陽黛淺,西風剛引愁思。記短歌夢裏,伴我脣眉。此日心情最懶,應分付、流水參差。添惆悵、清琹催淚,惜別年時。  江山向人自語,更幾度寒波,消受新詞。問舊王臺榭,暮鼓都悲。誰是翩翩公子,渾撥動、乖客全迷。餘音處、蒼茫亘古,萬點雲飛。
    高陽臺
    側帽欹風,支窗話夢,醒來不是三更。人在欄干,流波才下潮生。斜街煙雨深如海,盡銷魂、隔斷重城。更蹉跎、冷到疎鐘,剔徧殘燈。  畫樓日日憑望極,便寒蛩嗁處,麝帕猩猩。一霎滄桑,傷心不忍重登。相思都道春來晚,怕春來、過盡烏聲。且開簾、黃葉人家,滿院零丁。
    虞美人
    紗窗人靜羅衣冷。減卻三分病。天公難得太多情。生怕明朝風至,與誰聽。  年來好夢都堪說。不共愁千疊。一重酒力影模糊。見到小樓帳底,一燈無。
    慶宮春 己丑歲末,與甌上諸友聚,後,囘龍港,遇雨阻,避雨於民家簷下
    冰釀腥痕,風催渲霧,小樓深處天寬。街口燈收,城頭珠射,涼雲吹度家山。尋春側帽,重簷下、芹泥若然。雨花半吐,斷續玉笙,吹上眉端。  遲來怕斂衣單。登臨望得,飛電如鸞。紙屑還生,鱗香不掃,箇人情緒成番。長欄俱此,掩陳跡、陳年汙殘。天涯信杳,半幅蕉書,不解清寒。
    氐州第一 己丑歲末,聚與甌,賦贈潘宣平丈
    雲亂旍旂,東門疊緒,樓臺一例風小。側帽驚塵,祓燈破夜,吟鬢難成淒調。如水華年,尚不解、舊時顰笑。斷驛聞鵑,風波渡客,劫餘多少。  福慧人生成縹緲。算添了、十年芳艸。半壁琹心,書中逆旅,盡酒縈懷抱。甚悵惘、傷潦倒。囘頭處、牛衣共老。瓦下神州,漸分明、時光獨到。
    高陽臺 庚寅上元,索人聯句不得,惘然而作
    偎燭盃寬,困人夢短,元宵過後香殘。客燕窺簾,東風漸上欄杆。尋常門巷燒燈後,有人家、爆竹聲喧。怎消他、涕淚征衫,猶滯餘寒。  笙歌試就芳韶換,記樓頭雲影,一尺天寬。容易新愁,可憐分付年年。教從忍問春消息,抵生平、休誤嗁鵑。最迴腸、換了花朝,依舊人間。
    憶舊遊 庚寅正月十六,憶去年往事,有不能言者
    正花陰翦雨,桺下消寒,空閣懸燈。乍卸卻冬衣,傍高城嚮晚,側帽人行。故山又換芳韶,歡事幾曾經。奈楚客囘腸,芳紅訊遠,舊夢堪驚。  愁傾。對刁酒,悵負他衰顏,話不成聲。多少煙波倦,算天涯猶有,容易塵生。憔悴如今思蓋,滄海尚縱橫。賸畫角荒涼,東風掠得車馬腥。
    三姝媚 平陽謝敦彙將離甌,賦詞以贈
    西園餘舊事。對東風行人,鵬鯤愁寄。故國歌沈,正少年情緒,付他低髻。漫整征衫,空浣盡、年年流水。一去天涯,徒種相思,頓成幽異。  樽酒引盃拚醉。算此日家山,短牆還倚。弱葉魂牽,怕芳菲閒過,倦時容易。百折寒潮,賸一片、彤雲凄委。纔是元宵過後,傷懷又起。
    傾盃 寄詞人朱建波
    畫角吹愁,曉煙藏玉,春城二月風急。酒醒舊苑,病旅故國,倚石欄千尺。三年往事都成夢,賸青青茨棘。江南燕影,還念得、江北花香如昔。  爲君漫書詞箋,趁潮生晚,望斷空陳蹟。數夜市繁華,幾家池館,有遊絲堆積。閣外湘雲,窗前疎雨,囘首屏山隔。對簾隟。更鼓起,惘然相失。
    桂枝香 庚寅初春,得嶺南薑盦來信,言及窗前桂花已開,香氣擾人,其景甚靚
    西窗弄影。對羅帳四垂,扶頭纔醒。曲曲欄杆天外,月明如鏡。征衫坐望瓏玲裹,映脩眉、一春嗁病。信風初暖,鬢雲吐翠,轆轤金井。  對燈紅、芳菲消領。但囘首高城,流香過嶺。故國殊鄉,忍把旅盃酊酩。人閒未識雙棲夢,又分明舊盟愁迥。斜簪自顧,桺鶯伴汝,梭巡剛省。
    渡江雲 余與魯人徐華識於嶺南,一年後各爲生計相繼離粵。庚寅初春,徐君於錢塘得識茶農于某,欲與余同販西湖龍井。以事未果,徐君先不知何故競困於警局中,余與徐君交情甚厚,知其爲人斷非奸小之徒。嗚呼,故人身在班房,余亦不甚棖觸,率題此解慰之。庚寅春夢渠倂識。
    春城聞短笛,滄江愁望,桑海幾勞商。朅來相怯面,十萬霜風,消息肯思量。能添幽恨,問天涯、何處疎鄉。怕此番、西湖夢隔,料是負斜陽。  心傷。驚春細雨,厭桺遊絲,惆悵與誰賞。空把盞、眼空詞賦,酒褪衣裝。囘頭分付興亾事,待收拾、舊蹟蒼茫。容易向、故園要恁悽涼。
    虞美人 浙北道中
    柁樓坐剔昏檠影。月暗孤城靜。頻添心事酒初調。忽聽城烏嗁下小紅橋。  斷蓬認得來時路。也自傷羈旅。婺江潮接浦陽江。一半可能流到北錢塘?
    滿庭芳 臞公相招,甌風諸君同遊景山護國寺。余見寺中一參天樟木,歷百年風雨矣。悵然有感,乃爲此詞
    把酒山西,聽鶯寺北,江南春半銷沈。那時伴我,還似去年心。午日玉蘭未醒,正虛占、無限春陰。倚欄久、陽和剛起,片葉下空林。  沈吟。當別後,等閒風景,辜負而今。問舊曾行處,一樣登臨。空對參天樟木,疎影裏、愁到愔愔。荒涼地、臥遊慵唱,竽籟漫相侵。
    菩薩蠻 世博會之盛況
    城西子夜橫流失,城東腐肉爭相食。遊女踏天明,東風吹血腥。  人間逢片月,照得兩邊雪。呵手整寒花,寒花何處家?
    高陽臺 甌南小鎮龍港,吾居此二十六年矣,近來面貌幾不可辨
    暑氣初收,公車駐夢,站臺一片斜陽。朱門微掩,熏風十里洋場。三年又換人間世,料人間、幾度繁霜。費憑高、倦眼滄波,舊跡悽涼。  玻璃樓下新坊陌,是東鄰摩女,換盡眉妝。佇立街潮,當時倩影迷茫。六朝門巷今何在,有霓虹、定格興亾。怎消他、萬疊愁心,分付愁鄉。
    如此江山 聞鴨綠江大洪水,草成此詞,慰小隱、非煙君
    有魚北海名鯤者,徙之化而爲鳥。春羽秋毛,青衣碧翼,長喚歸飛昏曉。蒼冥擊棹。捲煙水千重,複吞河道。吹出漢家,血花三萬委泥沼。  紅城明月未睹,望白城積雪,分明難掃。鴨綠江中,無窮花死,愁殺太陽闇昊。邊人哀嘯。向風霜慘淡,畫成書稾。鴻也靈犀,恨一雙翅少。
    高陽臺 寶嚴寺遇雨初見李兒
    佛閣連雲,疎窗背雨,人間到此堪聽。池瘦花寒,風吹萬柄荷聲。倚欄怕見秋蕭瑟,任煙痕、還逐空庭。對蒼茫、試掩屏山,領略天青。  何人愁並香箋字,向此時幽獨,不耐涼生。紅豆漫拈,憐他珠淚相傾。別時多少傷心客,把遙思,付與離情。問新來、一地秋蟲,知否伶仃。
    憶舊遊 西曆歲末,舊家暝步,有人被酒經過,問及年來故事,棖觸無端
    正飛鴉驚瞑,天色吹涼,門掩雲山。數將來年換,更韶華淒楚,風打城還。過盡無端流水,卻怕獨憑欄。奈人去樓空,雁聲傳恨,不到蠻灣。  愁顏。伴刁酒,對天涯荒艸,各自都殘。冷落斜陽遠,問秋蟲安在,換了人間。夢迴休待商略,芳事已闌珊。賸故國蕭疏,昏黃尚逐車馬閒。
    虞美人
    窗前寒意收才罷,疎雨垂垂下。春光強半趁繁華,爭奈樓臺無處可棲鴉。  甌江不見甌江月,那更香逾絕。清明過盡夢囘無,恰是年來零落在江湖。
    菩薩蠻 瓶花落結子
    美人西子湖邊住,遊舫次第樓前去。樓上半開窗,窗前格子裳。  花箋無限惱,囘首東風老。夢跡洞霞低,深紅子滿枝。
    春霽 閉門春半,索和薑盦
    雨浣西窗,送一片微風,早覺春色。被酒燈前,衡門睡後,夜長市聲岑寂。曉寒無力。伴愁何處人消息。記故國,誰省側身天地阮途客。  樓角疎鐘,嗚咽猶沈,淚眼看花,滿地狼藉。歎如今,青青江桺,關山囘首並絃泣。年少祗應行不得。向滄波底,似說倦旅當年,第幾闌邊,又殘陳跡。
    南浦 重過寶嚴寺
    一片水波轉,是濛濛、昨夜倦紅都積。車驅向東城,長亭外、不見古道消息。春寒朽矣,相思到曉成淒惻。還道有情人別後,辜負年年瑤席。  風懷老去登臨,恰添了、一半舊池暮色。令我最愁生,誰能解、那人近來蹤跡。和煙和雨,料是春盡惟人惜。且向風前楊桺處,坐聽跳珠聲滴。
    搗練子令
    鷓鴣鳥,桺楊花。夢冷江南是彼家。嗁到行人魂欲斷,去年風雨已天涯。
    搗練子令
    穿綠葉,捲簾紗。燕子今年過我家。春盡祇當花看少,此時雨小不摧花。
    行香子 昭陽鎮內有板橋紀念館,弔之   
    花向東亭,桺向西亭。有春艸、生徧青青。千門水瀉,萬户花燈。對香常焚,人常往,月常明。  天是煙瞑,地是煙瞑。與檐紗,撲入青螢。舊愁欲理,新緒方生。看鵑兒飛,鴛兒媚,燕兒鳴。
    百字令 漢中城南門外韓信拜將臺,吾於庚辰年謁後近十年不得往
    石門偏險,說漢高時代,韓生而做。三傑如何亾一傑,不記胡沙雲朔。代馬腥寒,秦人劍屑,落日荒茆臥。星辰千載,乍寒榆花飛墮。  長歎百二關山,追君月下,貔貅軍前挫。終滅虎狼渾未報,卻把征人猶鎖。粲甲添霜,秋弓染血,晝夜成荒火。小兒爭射,哀笳馳突千馱。
    聲聲慢 悼拉登
    黃雲粘艸,白駝連沙,吹魂都作蠲愁。怨殺將軍無命,祇要原油。藏身分飛狡兔,令雕弓橫截東歐。恨當年、向五角樓中,堆徧貂裘。  還記經營西域,廬帳裏、好把狎玉溫柔。況有銀笳,邊聲一一吹浮。似有哀猿吟嘯,鎮江紅、一片南流。料爭可、汝區區蟊賊,抵得諸侯。
    解佩令 題朱玥晨像,並呈
    荼蘼花發,木槿花老。是荷花、荷葉都早。來自江南,化為魂、流鸎先到。逐輕嬉、十分裊裊。  吳綾裁了,琵琶閒了。髻鬟間、簮子穿了。越女多情,把葉葉、蓮兒顛倒。蚤相逢、比今更好。
    揚州慢 夜坐外灘,不似少時破敗景象
    雨浸重檐,風銜街左,到門寒氣愔愔。是天涯艸色,正一地秋深。記年少,單車去後,攜尊滋味,誰在樓陰。鴈聲中、寂寞欄杆,那更登臨。  鰲江遙寄,任吹殘、魂斷而今。早拋卻浮萍,一層層恨,還怕相尋。眼底萬家燈火,空銷盡、歌管難禁。算斜陽過處,相思忽到羅襟。
    念奴嬌 連日春雨,心有淒淒,兼寄
    楊花昨夜,被春容、刪去一絲雲氣。碧桺林外天漸白,眼底頹波涼起。斷夢空惱,音書無耗,情盡惟於此。浮萍數點,翻來多少滋味。  憔悴。酒濺青衫,簾沈不捲,此恨深如水。杏雨坐聽斜過杪,想見魚龍應睡。小閣新驚,香車初醒,目極更何世。曉寒深處,繞階風揭燈墜。
    一萼紅 潘宣平丈招遊白泉鄉百丈瀑
    小村莊。早疎紅瘦盡,景物未淒涼。花壓流谿,暗塵隨車,滿地猶有余香。正雨霽、山容初換,來去客、背手說滄桑。桺葉人家,芳艸林亭,無數風光。  聽慣江湖舊事,把相思一片,寄與瑤觴。飛浪愁題,雲浮孤抱,飄泊不似殊鄉。看萬點、珠簾化海,念一縷、詩思在垂楊。春到江南煙冷,漸入斜陽。
    渡江雲 清明剛過,江北江南,人事都非(聯句)
    薔薇飄落盡,旗亭燕渺,離恨向誰邊。(陳)流雲輕似夢,漫省相思,飛冷舊時絃。(韓)婪盃莫惜,對東風、何處山川。(陳)但暗想、天涯桺色,屈指已經年。(韓)  愁牽。(韓)拋殘流水,倦眼滄波,付蠻煙一半。(陳)怎禁得、桃谿雨後,明月樓前。(韓)離魂不到江南路,怕怨笛、吹去應難。(陳)芳艸外、斜陽又一番寒。(韓)
    霜花腴 嶺南薑盦來信,言及分春館舊居凋殘破敗,艸木變衰。用吳夢窗調寄之,不勝春寒之思矣
    謝堂夢醒,被晚風、吹來怕檢身單。煙鎖衡門,雨垂簾幕,添衣也怯餘寒。病懷自憐。料鴈書、來去應難。算滄波、老我閒愁,去年風景有無間。  無限浮雲心事,暗年涯寄與,別恨拋殘。樓閣盃空,黃昏人去,飄蓬一尺天寬。更憑畫闌。把落花,分付哀鵑。背斜陽、倦眼西窗,小燈連夜看。
    綺羅香 雨日閒坐,無聊至極,忽聞窗外葫蘆絲歌起,渺兮幽兮。詞成以示,用舒余懷
    簾幕寒輕,窗臺暝重,誰在無人庭院。倦潑深盃,何處怨歌聲斷。十年恨、鬢減花斑,怮懽事、寄書傳鴈。料如今、鬱鬱潘郎,不關情處淚彈慣。  前塵渾似昨夢,空任嗁鵑催老,事事疎懶。一樣孤懷,好趁楝花風滿。記當時、紅豆拋殘,是前度、畫欄憑徧。到黃昏、和雨和煙,葫蘆吹不轉。
    踏莎行
    春盡時多,夏來未半。小樓宿醉燕支淺。雙心離恨又纏來,錦書封了無人管。  酒後吟懽,茶邊語短。風囘怕見楝花轉。如今不似舊心情,當初何若人初見。
    水龍吟 海棠花
    東風衹在橫塘,如何不爲霓裳舞。半開紅骨,欲屏白玉,將吹還住。抱雪生香,臨煙分月,碎瓊疎羽。記籠香倚睡,唐宮傳燭,宿酲未、嬌無語。  可是瑤臺僊女。影娉婷、茜裙沾露。一枝凈洗,千姿態度,剪絲誰訴。候館燈銷,翠簾花炧,愁鵑嗁處。到三春事了,荼縻片片,喚行人去。
    高陽臺 觀越劇
    翠墨釵裙,躡雲飛步,盡教顧影翩躚。夢老鶯稀,葛薇身世堪憐。千年事了春班裏,算蘭因、安得無緣。怨朱絃、碎玉清聲,豔曲題冠。  鏡花水月終成幻,奈空尋香雪,紙冷花鬟。離合悲懽,紅絲不系嬋娟。歌檀按徹西廂記,向生涯、遺事猶彈。待重聽、雨近鉤欄,風約眉山。
    拜新月 青花瓷
    炭瓦生霜,土灰澹色,半抹丹青清暈。仿佛容顏,是天然深醖。試輕點,未琢、輸他水月相襯,浸入肌膚涼潤。一色分占,有回青堆縝。  見娉婷、稱與應憐憫。雅中古、夢來還曾揾。黑白迴環看徧,待拈殘花信。細塵飛、墨氣無餘蘊。藏箱篋、抵得書千本。者天底、造物何私,向人間疊恨。
    瑞鶴僊 西窗對雨
    斜欄飄暮雨。西燕到、客枕多少愁緒。南風吹絲罟。傍滄波嚮晚,虹鐙如霧。孤悰最苦。道年來、好天易主。但倦遊夜宴,對酒對花,人意非故。  停佇。市簫咽淚,瘦桺濯妝,舊衫曾汙。江湖愁處。潘郎髮、寄誰去。看小窗虛館,煙昏水闊,不見斜陽去住。算鈿車、夢約來時,國西府路。
    倦尋芳  久不得書來,拈此以記
    枯桐屈曲,簾月銷沈,人病深院。別後經年,睡起卷煙飄散。樓外風微天漸小,城西歌舞時光賤。又黃昏、看單車次第,霓虹流轉。  算離緒、而今心事,見了相思,爭如不見。盡賦香奩,未必此番情淺。新著涼衫慵不卸,舊時雙燕何曾返。傍斜陽,料分付,有愁千片。
    高陽臺 乙酉年夏,余居錢塘,夜讀沈崇文之《湘西散記》,心嚮往之,嘗賦詩云:“松風落盡黃梅雨,月近山南野徑低。一盞春茶人不寐,數聲鳥語到湘西。”友人以爲意未盡也。後六年,宿玉龍湖河谷,天迥山明,雲浮水碧,月上遙峰,漁火凜凜,樂而忘返。其景尤似湘西,然情更勝也。時已一年,因賦此闋。
    野陌斜橋,谿霞斷綺,相將十里平蕪。攜酒單衣,微寒不上吾廬。垂楊青到簾鉤處,古城西、殘雨風車。更分明、春老花稀,天遠雲疏。  片時好夢醒難記,怕舞紅消盡,側帽人殊。客裏飄蓬,重來慵對燈孤。遮門不是尋常水,滿湖天、換了芙蕖。漸黃昏,落日樓頭,鴈去書無。
    踏莎美人 妖妖姐生辰有寄
    小亭雲浮,垂蘿夢窄。風囘趁取舞裳襲。知她欲化蝴蝶花。何似雙雙依舊向天涯。  素語玲瓏,綠鬟斜綰。由來風雨添腸斷。而今翻說是相思。萬一相思那夜有鶯嗁。
    菩薩蠻 兩首
    芭蕉一院絲絲雨,坐聽風底多情緒。欹枕晚秋天,畫堂人未眠。  魚鴻消息斷,疊損燈相伴。見面更相思,不如不見時。
    垂簾門外團圓月,看花不似年時節。愁也積成春,花身薄似人。  浮萍都是絮,吹向天涯去。何處是臨安,白雲千萬山。
    浪淘沙 七夕買花
    十二碧斜欄。夢不曾圓。怕將消息負春妍。昨夜五更吹瘦了,一片嗁鵑。  往事賸淒然。那角簾殘。為誰費盡買花錢。聽雨聽風年少事,別樣人間。
    好事近 前意未盡
    睡起整羅裳,賸有一簾香霧。隔斷淡愁煙晚,有個銷魂句。  背人涼月無人憑,慵趁潮迴去。纔過穿針乞巧,又周三四五。
    西子妝 七月十三夜,被雨驚醒,虛坐小窗愴吟一解
    支枕侵寒,虛窗墮夢,又把冷煙吹起。砌蛩蕭瑟繞華燈,見些些、餖飣天氣。花風有幾。最憐我、飛蓬身世。燕歸來、便隔他簾櫳,居然憔悴。  秋聲碎。此際相思,獨對孤城倚。年年盃酒勸人來,卻教人、舊歡難理。澌澌萬里。渾聽得、六朝秋意。正銷魂、有個心心印記。
    瑣寒窗 次韻陳成昌丈燭光詞
    暝薄收寒,紅綃聚淚,似伊人眼。殘光欲滅,又換冷煙愁晚。一行行、畫簾空捲,纖鉤並握流輝暖。有飛螢熠熠,來時便去,那堪零亂。  淒怨。迷蒙處、便化作飛花,又還吹散。一夕城市,早是萬家燈滿。最惆悵、霜風過盡,餘香醽醁前事遠。綰相思、誰倚闌干,冷燭西窗翦。
    琴調相思引 於謠
    欲寄華箋與小謠。畫眉閒了畫櫻桃。多情自解,無賴教吹簫。  繡被暗銷雙鵲淚,幾時飛到畫眉橋。無端零落,一半趁迴潮。
    揚州慢 小謠命余作殘荷一首與之,以解近來相思之苦。恰釣魚臺之爭日蹙。昔白石道人過揚州,見四顧蕭條,寒水自碧,而作《揚州慢》一闕。歷來廣為流布。
    曉露沉煙,斜陽廢浦,依稀十里塘空。罥蛛絲一片,見枯影朦朦。自白藏、荒荒重到,相思夢裏,費盡嬌紅。把酸心、釀作愁緒,同訴飄蓬。  掩門秋寒,渾不似、翠淡芙蓉。怕紅豆輕拈,香囊暗解,難覓歸鴻。多少垂楊都瘦,湖天上、落日西風。對瀟瀟漁笛,峭帆還掛旗東。
    慶宮春 過城西龍慧寺
    暝照禪房,風垂繡布,梵音伴徹天雲。鳳閣灺臺,靈霄寶殿,全是香積香熏。石碑殘字,早添了、陳年苔茵。寒潭亭畔,簾捲佛燈,經火空焚。  遊人夜至青門。花簽裝妥,虔問蘭因。塔影溟蒙,老僧能說,只消百二陽春。自生蓮葉,世間事、無非染塵。一枰花冷,心緒難寧,立盡黃昏。

    江東陳君思蓋擇嚮所作詞,輯為一卷,曰折梅詞。昔胡適未解歌詩,鳴鼓而攻之,諸輕狂少年因而景從,國興,太祖復明禁之,至於今日,詩詞之敝且百年矣。近雖有略為用心者,復多跳脫浮躁,欲以為邀名利之具,描紅未畢,亟欲開宗立派,是以雞鳴狗盜之才,思為龍拏虎擲之事,而冀不為人笑,其可得乎?陳君不然,凡所作詞,皆為己作,非有他也。一日不作,一日不歡,數年之間,心摹手追於古人,漸有規模。要言之,出於南宋諸家,而力避其晦澀,心緒幽微,一發於斯,其間厚意深情,讀之可鑒。自王國維人間詞話出,膚廓者多以為圭臬,論詞則必北宋、納蘭,視南宋諸家如無物,不知詞至南宋,始臻極致耳。陳君靜心澄慮,不為外物所移,取徑既正,習練益勤,其詞幽微曲折之處,斷非輕薄子所能及,假以時日,足可頡頏古人,立身天地,此余欲陳君之為詞也。然昔人有言:不為無益之事,何以遣有涯之生。古人謂詩能窮人,而詞尤能窮之,觀古今之大詞人,達者固稀,而潦倒以致不能自存者尤眾。陳君以青春年少,專意為之,或有關礙,此余不欲陳君之為詞也。余雖為是言,而十年之間,大抵同病,輾轉思之,殊為可笑。顧覽前文,不知所云,陳君其恕之!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15 09:36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20 1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申請精華,因為折梅詞甲稿,我與作者本人又進行篩選和校訂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15 09:36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22 1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再次为折梅词申请精华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0-22 14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不错..值得学习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7-30 14:13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0-22 1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江东词师法南宋 得宋人韵致 笔力不凡~~同时也不乏一些现代手法及意向的融合尝试~~ 佳玉推荐~~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5-15 09:36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0-24 1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那时必须的、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0-25 0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笔力不凡,跋中言语略显偏激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2-10-25 09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来就眼花,还排得这么密。。。。不让我好好看啊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小黑屋|《唐诗宋词》网站 ( 苏-ICP-05018060   繁體中文 |

    GMT+8, 2019-11-15 21:57 , Processed in 0.13181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