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880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散文] 105散文——人在风花雪月中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1-1-19 16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
印象中,所居住的城市很多年没有下过一场雪了。除了光秃的树丫,冰冷的水泥板,陌生的路人,匆匆过往的车辆,就只有一种枯燥无味的寒冷,让人提不起一点的生气。如果再碰上糟糕的心情,就只会想到一个小女孩擦亮的那一根最后温暖自己的火柴。

    突然想回故乡的老屋去看看。故乡的海拔比较高,每年冬天都会积下厚厚的白雪,而老屋门前有两株老梅,总会开得比别处早很多。小的时候,总会躺在外婆的怀抱里,坐在门槛上,一朵一朵数着树上的梅花,一、二、三、四......
    外公、外婆去世已经五年了。那一年外公去世后不到一个月,身体一直很健康的外婆,居然跟着郁郁而终。突然地我和妈妈没有一丝提前的预料。当时我只有一种不敢相信的震惊,人世间的感情竟然能深切到如此?今日想着不能坚守婚姻的自己,突然有一种透着骨子的悲凉。

    冒着冰雪覆盖的大路,我驱车没有觉得十分地小心,只是带着点点麻木和茫然。神思恍然的一个小时中,时不时浮起的只有外公、外婆慈祥的面容,想到一直担心自己的母亲,中途还挂了一个安慰的电话。

     留守的老舅们住在隔壁的小平房里,老屋已经很久没人住了。沧桑的土墙牵蔓的蛛丝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荒凉。推走了要急着为我生火的老舅,独自坐在冰冷的石门坎上,我只想让寒冷把自己变得清醒一些。

    梅花真的已经开了,带着一点点醉到腮帮子里面的粉红,哪怕只有两树,却比过了那个偌大城市的生机。院坝里的雪厚厚地积了一层,雪白平整,让人不忍心去踩上一脚,破坏它那份完整地恬静。只有一阵阵很轻微的风吹来,在它的身上,点缀出一点一点让人心颤的花瓣。东山的月亮刚刚挂上了檐角,将梅枝的影子掩映在雪地之上,正好配上雪地里点点缀着的花瓣,像极了一幅画卷。

     这样的风花雪月,要有多醉人,真的就有多醉人。只是当一个人面对的时候,安静地有一种把寂寞一直延到了心尖上深邃。外公、外婆当年在这样的环境里,又是怎样地度过呢?

     西墙的小木窗,一根根窗柱还残留着被柴烟薰着的焦黑,窗上钉着的薄膜纸早被风化的只些许挂在窗角。西窗紧靠着的房间墙壁下,有一个烧木柴的火坑,我隐隐似乎又看见,外公、外婆围着火坑说笑,正在哄着一个被柴烟薰得流泪叫嚷的孩子,而门外,风雪飘飘,梅花正发,他们却无从察觉。

    男儿有泪不轻弹,也未真觉伤心处。就这样不知不觉,眼眶有一些湿润了。再循着眼泪去追问,就真有点作罢不能的感觉。头一次体会到,不为伤心而流泪,而当泪水湿润眼眶时再去咀嚼眼泪为什么流下来的滋味,那一种悲伤却更要真切的多。

    城市的灯红酒绿,远远糜烂过了这里的花红柳绿。我们这辈人已经渐渐地沉醉其中,不止是不能自拔,而是沉醉得忘记了灯红酒绿之外的本真。我们依旧还沉醉于风花雪月,却沉醉得不知道我们要怎样地处在风花雪月中。我不禁想到了女儿,在这个父母都不能坚守的荒唐岁月里,她们那一代的未来又是什么样子?儿孙自有儿孙福,说说而已,总有些放心不下的。

    太多的忧心和无奈,此刻能安静地坐在这里,就再也不愿离去。只是,明天我终究还是要走的,离开老屋,离开这两树老梅,离开对外公、外婆的回忆。这种无法逃避的离别,只能学着去接受。等到了城里,马上又要面对着另外的离开,离开爱情,离开......
    风花雪月总是太虚幻了,忍不住再看一眼那惹人的梅花,红得让人心醉。明天回家,就要去面对一张纸,纸也是红色的,只是这种红暗了点,像被风干了的鲜血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《唐诗宋词》网站 ( 苏-ICP-05018060   繁體中文 |

GMT+8, 2020-8-11 11:48 , Processed in 0.103893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