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653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散文] 094散文——《冬之意象》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1-1-19 16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
咔嚓,快门摁下了。
咔嚓,又一张。
咔嚓,咔嚓……
如何我才能把这一切带走,一个冬天,一个做着梦的冬天。
厚厚的黄土地,覆盖着松软的雪衾,枕着一痕绿意。稀疏的树枝,笔直地指向天空,对着太阳书写着大地的壮怀。太阳太阳,你这个习惯拈着胡须微笑的老头,被窑顶的一声唢呐惊起,一抬头一俯首间,便有五百年的回想,一千年的展望。你还看到了什么?喜玛拉雅山在梳妆吧,黄河这个调皮的孩子已吵着嚷着,要去赶太平洋。

揣着八千米冰冻的梦想,带着一路黄沙和血脉里贲张的激情,他豪迈地来了,他义无返顾地去了。奔跑,奔跑,在历史的河床里咆哮。歌唱,歌唱,惊涛拍岸,乱石穿空。挣扎、反抗,恨了,爱了。几千年,你就是那黄土地上最彪悍的汉子,只不忘迎娶了唢呐声里最俊的的姑娘。
“一对对毛眼眼……蓝格盈盈的采……”
信天游正嘹亮,白肚子手巾的老乡们,望着窑顶上袅袅入云的炊烟,看着一群群拦羊的孩子奔跑翻飞的小脚丫,把三十里铺的四妹子那个想呀想呀……
大红枣树下,谁家的婆姨们又情不自禁搬起了旱船,走西口的哥哥哟,你什么时候回返?你的驼铃早被挂在房檐。那是上辈子人们的情和爱,这一世仍在缠绵。
滚烫的喉咙里吼出了小米粥和甘甜的老井水滋养的地地道道的乡音,把一个冬天吼得红红火火,轰隆隆响。
隆隆响的还有那刚开通不久的火车。八十岁的三婶婶拄着拐杖站在院子里,笑着咒骂:“不要吵老娘,老娘耳朵聋了,窑洞也快被你们震塌了,没良心们怎么还不回来。”
“三嫂,三婶,不要着急嘛,今儿个才腊月十八。”
三婶呵呵笑着,一脸皱纹攒成了花。站在街口望呀,望……
街口遥对着老井。
井沿上去年结的冰没有消下,前年的也没有。前年的前年的还没有。今年又结得特别厚,几辈子养活着牲灵的这口井,只剩脸盆大的一个口了。好在家家压了水管,不用桶去挑,否则实难舀起水来。
如果舀不起水来,大门口那床石碾子怎么转?如果石碾子转不起来,无定河畔的人家怎么吃得上“钱钱饭”。又是一夜雪片纷飞,石碾子变成了更胖更大的石狮子。雪的柔美让石头与黄土都温顺地蛰伏起来,深沉地藏起了粗糙的性格,藏起了紊乱的心情,藏了古战场的疮痍。无定河边的白骨那是久远的江南香闺的梦里人,是三尺黄土下曾经的一个梦魇啊,而今,早已在雪怀里安然静谧。
无定河,这烟雾里难辨的厚实的太阳下白花花的一匹,是云端抛下的素缎吧。没有人去问寻,那是人们习惯了的,凝固了的,是冬之容颜,人们看到的只有新年的礼赞。
新年了,不仅街道,河畔也会很热闹。自制的雪橇,不是狗拉的,小狗狗是抱着坐在雪橇上面的。笑声在雪地里打滚,笑声不会湿,不会冻。不会被冻坏的,还有照相机的快门,咔嚓,咔嚓,冬眠在雪层底下的鱼,蜷曲在雪衾下面的草都一一被吵起来:“这个冬天不许沉睡!”有一个声音绕着窑顶跑过,从街上又传到河畔,有几只飞鸟听到了,相互笑笑,这是大雁吗?不清楚,那些古诗词里的意象淡了远了,只有一首现代诗从几年前的冬天里走来,脚步很轻很轻——
三月的风被树枝优美地一带而过
滑过腮边时
如同一个温柔的吻
想你的感觉瞬间便从心房飘出
追上窑顶的炊烟
袅袅入云
真不想让游走的云空手来去
想捎点什么给你
可是谁又能
摇醒那一河的梦境呢
春风已一次次从川里而去
漫漫的黄土地
一寸寸
一寸寸争想遥望着蓝天
又低头暗暗叹息
想你的时候
我恨不能
恨不能将自己揉碎在冬的梦里
……
这个冬天不是沉睡的冬天,这是个想念的冬天,带着自己的韵律浅斟低唱的冬天啊。
咔嚓,咔嚓…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《唐诗宋词》网站 ( 苏-ICP-05018060   繁體中文 |

GMT+8, 2020-9-26 11:46 , Processed in 0.102936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