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426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散文] 065散文——馄饨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1-1-19 15:5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分享到:
065散文——馄饨

      冬天,在飘雪的日子里,顶着雪花,迎着扑面的北风,去街上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,这一上午就会浑身冒着热气,面也红润了,手脚也都暖和了。

      薄如纸般的面皮子,隐隐可视的肉馅儿,热腾腾的汤水上飘满油丝,碎葱花的香气顺着热气直冲进鼻孔,这确实是大多数人早餐时的偏爱。但这香味扑鼻的馄饨,在我十几岁前却是拒而远之的。那时的我,是任何面食都不爱吃的,说现在时不时地去吃上几次馄饨,完全是因为母亲;说现在早餐喜欢去吃馄饨也是因为母亲。

      小时,一般包馄饨或者饺子,里面包的大多都是肉馅,或者是地里挖来的笕菜馅。但肉馅却是很少,基本靠掺和些韭菜以及豆腐丁充数,但却也是非常的香。可惜那时的我在这么香的美食面前,却是宁可去吃冷饭,也决不肯吃它的,任是母亲责骂也好,引诱也好,绝不“上当”。

      这个习惯直到母亲临走那年才改变。是在那年的十月份的初头,母亲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。这天父亲特地去镇上割来块瘦肉,用他那满是老茧的大手,笨拙地剁碎肉,再加上点干菜包了一大碗馄饨,煮熟后叫我端到母亲面前。可惜母亲实在虚弱了,在我喂了她两汤匙汤水后,便闭上了口,用眼光看着我,示意让我吃了它。 这让端着碗的我直愣愣地看看母亲又看看碗里的馄饨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是父亲的一声暴“喝”,我才硬着头皮把手中的这碗馄饨给吞进了肚子,说实话,我没尝出这碗馄饨的味道,却分明看到了母亲蜡黄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笑容,一丝红光。可惜母亲第二天就离开了我们,她有生之年没看到我吃第二碗面食,但我想那时的她在不舍中却又带着一丝满足。

      去年十一月,父亲又住了院,查出是胃癌中晚期,必须得手术将整个胃切除。在手术的前一天早上,对我说他闻到医院门口的小吃店里飘来的馄饨香味了,让我去买一碗来给他吃。没想到我买来后,他却吃了两口就放下了,说没自家包的好吃,自己家包的肉鲜,加点干菜更比买来的香多了。于是,我走到病房门口打电话让妻子按父亲的要求包了一碗送来,没想到父亲不顾我的劝说将一整碗馄饨连汤喝完。更没想到的是在术后的恢复期,因为需要吃流食,父亲几乎餐餐叫我妻子包馄饨给他吃,根本没有厌的意思。

      一年多的自我调养,父亲的身体日见康复,面色也愈加正常,时而能去地里种点蔬菜什么的。脾气也由早先的火暴变得随和多了,就连饮食慢慢地也变了,从早先的每顿必须吃干饭,换成了面食居多,当然这有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的身体。那天在家里,我问他是不是因为吃米饭对身体有影响?没想到他摇摇头对我说,他现在才知道当初我母亲临死前为什么让他去给她包一碗馄饨了,因为馄饨不但好吃,而且养身体。这时我才明白,其实父亲现在爱吃面食身体是一方面,更大的一个原因是他在想母亲。他是时时都在想着母亲的,尤其在病中。

      这个冬天,因为母亲、因为父亲,我也爱上了吃馄饨,当那热气扑面而来时,我闻到的不但有香味,还那一丝丝酸味,更有一丝念想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《唐诗宋词》网站 ( 苏-ICP-05018060   繁體中文 |

GMT+8, 2020-1-27 06:30 , Processed in 0.11486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